http://www.qdgenerator.com

大学生在校兼职

大学生在校兼职-南兴股份

作者 | 咏仪

编辑 | 苏建勋

继6月推出PaaS产品后,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终于正式进军IaaS市场。

大学生在校兼职-豪森股份

12月2日,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引擎正式发布全系云产品,包括云基础、视频及内容分发、数据中台、开发中台、人工智能等五大类、共计78项服务。在云基础架构上,火山引擎走全栈自研、软硬一体的协同设计路线,产品体系覆盖了计算、存储、网络等各环节。而字节跳动自研的服务器、DPU(专用处理器)、AI芯片等硬件,将通过火山引擎云产品对外服务。

这次发布也正值字节架构大调整,意味着字节正式进入基础云市场。11月2日,字节跳动新任CEO梁汝波宣布新一轮组织升级大调整,实行业务线BU化,成立六大业务板块,包括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而火山引擎板块从原来的内部大中台走到BU,在字节内部话语权明显提升。

从靠广告业务躺着赚钱,到IaaS这个最重最慢的生意,字节正在深入To B服务腹地。

大学生在校兼职-索菲亚

补上云生态最后一块拼图

字节做云的原因很清晰:业务增长到一定规模,用别家云不如自建。

按顺序来看,云计算架构是底层硬件、IaaS、PaaS再到SaaS。字节做云是从SaaS层开始做起,再到PaaS和IaaS,这和传统的云计算玩家们路径相反。

2019年,字节正式推出飞书等SaaS产品,同时也在紧锣密鼓地做云市场的部署——2019年11月,字节就已经注册了名为“字节云”的微信公众号,飞书则上线了名为“轻服务”的小量级云服务产品,并且开始自建IDC等数据中心。

到了现在,字节已经大致完成自家业务的云迁移。在会后的媒体采访中,杨震原表示,当前字节大概95%的业务跑在自建数据中心和自家云服务上。在前段时间的BU大调整后,抖音等板块就是火山引擎云服务的第一大客户。

火山引擎6月产品架构

到了对外输出,字节也是先从自家优势开始。字节本就是以广告业务为核心的公司,做云也以企业业务增长为最终目标。2020年6月,字节正式推出火山引擎,首次亮相的PaaS层产品就以“IGT智能增长技术”为名,面向有增长需求的客户提供相关技术和服务。

火山的PaaS服务增长迅速。6月,火山引擎就已经表示已有多家腾讯系公司使用相关产品。而据晚点LatePost此前报道,如果顺利,火山引擎今年的营收就将突破50亿元人民币。对比其他前辈——阿里云直到2017年,成立8年后,年收入才到达67亿元人民币。

IaaS PaaS,会为字节To B服务打下更好基础。在云计算市场中,公有云相当于水和电的存在,是基础设施,如果只有PaaS和SaaS,不免受到IaaS层玩家的制约,字节避不开要提供完整产品体系。另一方面,IaaS层利润还是最为丰厚,虽然重前期投入和运营,但企业一旦上云,迁移成本极高。相当于,字节在对外销售PaaS层产品时,若客户有需求,字节也能马上提供IaaS产品,进一步增加用户粘性。

走云原生、性价比路线,胜算几何?

补上IaaS层后,字节跳动在To B领域架构齐全了,但作为云市场的后来者,字节面临的市场强敌环伺。

在全球范围内,公有云都是马太效应非常显著的市场。国外的AWS和国外的阿里云在市占率上均是一骑绝尘,以IaaS层形成的壁垒十分强大。据艾瑞咨询报告,2021上半年,中国整体云服务市场规模为1620亿元,同比增长38.3%。从营收贡献看,市场营收仍以云资源为主。

加上了PaaS,市场份额也没有太大变化 图源:艾瑞咨询

显然,字节云服务不可能和传统云计算玩家“硬碰硬”,只能另辟蹊径。在这次发布会上,字节也点明了自家的几个标签:敏捷开发 数据驱动、极致性价比。

极致性价比,同时指向的是技术和市场层面——火山反复强调,性价比不等于价格战,而是通过技术尽可能提高云服务的应用效率,如英特尔和火山引擎合作定制CPU,让大数据业务性能提升52%,开放字节内部大资源池的共享计算以降低成本等等。

而“敏捷开发 数据驱动”指向的,是架构上瞄准云原生、多云的大趋势,业务上则有AI等技术可以帮助企业做增长。

以容器、微服务为代表的云原生趋势从2013年兴起,让云计算进入2.0时代。企业已经初步完成上云这个动作,IT架构日趋复杂,大多数企业并不希望自家业务只跑在一朵云上。据Flexera 2021年云状态报告,92%的企业正在采用多云战略,受访者平均使用2.6朵公有云;而IDC直接2021年称为“多云之年”。

字节正好诞生于这一时期,业务从一开始就跑在云原生架构上,支撑着业务快速增长。一个例子是,当前字节在线微服务数量超过10万,容器实例部署的规模达1000万量级,是国内容器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

在会后采访中,杨震原也对36氪表示,在2-3年内,火山引擎的目标还是先从和字节找到各行业“有潜力的客户”,比如先找和字节比较像的公司,打磨最佳实践。

字节入局云计算的一大优势在于,没有技术包袱,并能够输出数字化转型相关实践。但另一面是,这意味着火山引擎只能先找IT架构相对成熟的客户群体,这一群体数量少,商业化道路并不好走。能够考虑到云原生的客户尚在少数,且基本集中在泛互联网行业——当前,火山引擎瞄准的几个重点行业包括零售、金融、文旅、汽车,其中零售有阿里云;金融、文娱是腾讯云的大本营,字节想要撬动这一部分客户,要花费不少力气。

而从PaaS走到IaaS,更大的难关在于组织和企业文化。

字节的云业务,可以参考的路径是谷歌——同样从C端起家、以广告业务为支柱、作为后来者进入云市场,两家公司也同样推崇扁平、高效迭代的公司文化。谷歌云尽管在技术和商业层面入局很早,但做云是围绕着客户需求的苦生意,重运营和服务,谷歌云迟迟未能建立起完整的To B服务闭环,失去了诸多机会。据Statista数据,截至2021年Q3,谷歌云以7%排名全球第三,远远落后于AWS和Azure,后面则是阿里云步步紧逼。字节做云,To B服务的难关也一个不会落下。

未来还有哪些机会?一些快速发展的新市场或许是蓝海,比如车联网。发布会当天,轻舟智航(QCraft)和火山引擎合作的自动驾驶工具链“轻舟矩阵”也首次亮相,这一产品可打通从研发到测试运营的全流程,让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实现高效迭代。

另一方面,倒是可以期待火山引擎和飞书的联动——今年的发布会中,飞书喊出“先进团队,先用飞书”,并且着力介绍了得到、超级猩猩、万达影业等最佳用户实践。而火山引擎针对SaaS层推出的“火种计划”和“万有计划”,也是针对小微企业等中长尾客户的布局。杨震原也在专访中表示,火山引擎接下来也会和飞书、巨量引擎保持密切合作,为客户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

讲来讲去,在增长难以为继的时代,字节做云的最大抓手还是增长,这直接对应企业业务发展,吸引力更大。而火山到底能够以增长撬动多大的云需求,这是下一阶段首先要面对的难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