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dgenerator.com

附近有什么兼职

附近有什么兼职-安科瑞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了《出版业“十四五”时期发展规划》(简称《规划》)。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规划》提到了推动制定相关法规规章的计划,其中便包括业内人士已提出多年的“图书价格立法”。据介绍,编制《规划》是为推动“十四五”时期出版业高质量发展、深入推进出版强国建设,依据文件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十四五”文化发展规划、《关于加强和改进出版工作的意见》等。《规划》在“规范网上网下出版秩序”部分提出:“严格规范出版单位与民营机构合作, 严肃查处‘买卖书号’行为。加强出版物价格监督管理,推动图书价格立法,有效制止网上网下出版物销售恶性‘价格战’,营造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进一步压实网上出版有关单位和平台的主体责任,强化分级分类管理,改进创新内容监管方式手段,加大网络游戏等重点领域专项治理,对人民群众反映突出的问题和乱象重拳整治,更好优化网上出版生态”等。此外,《规划》在“加强出版领域法规体系建设”部分明确:“研究制定网络游戏管理办法和新兴出版业态管理相关规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印刷业经营者资格条件暂行规定》《报纸出版管理规定》《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等法规规章。”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图书价格立法的呼吁在业内提出已有多年。据媒体报道,早在2010年1月,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中国新华书店协会曾联合发布《图书公平交易规则》,从订货、供货、退货、促销、结算等环节对图书交易行为进行全面规范。其中在“促销”环节中规定:“出版一年内的新书,在进入图书零售市场时,须按图书实价销售,网上书店或会员制销售时,最多享受不低于8.5折的优惠幅度。”“限折令”出台后,引发各方争论。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专业委员会认为,《图书公平交易规则》违反反垄断法,并公开指称涉嫌价格垄断、限制竞争。同年9月,经修改后的《图书交易规则》删去了备受争议的“限折令”条款。2013年4月,百道网CEO程三国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扶持实体书店当务之急应该做什么?》分析称,“恶性的图书折扣战,特别是电商花样翻新的折扣大战让实体书店双重受损:其一,巨量销售收入被电商低价吸走;其二,被动应对价格战降价销售,打掉本来微薄的毛利。”他指出,“当务之急是推动图书价格立法。否则,定价销售制度只会是空中楼阁,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也就失去了根基。”2020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谭跃、潘凯雄、于殿利联合提出《关于立法规范图书零售价格竞争的提案》,全国人大代表别必亮提出“低折扣如竭泽而渔 社店电共存共生”的呼吁,关注图书零售价格乱象。据《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20年5月报道称,国内图书零售市场价格之争更趋激烈,乱象不绝。仅就新书而言,实体书店因种种客观条件所限一般是按定价销售,在特定的某个促销时段才可能按8.5-9折的优惠价促销。而日益庞大起来的电商特别是民营电商,新书销售的起步价大多就是7.5-8折,5折腰斩乃至更低折扣也并非个案。如此竞争,必然指向三种结果:一是一些实体书店不堪重负或倒闭或转业;二是出版方为了自己的生存不得不提高图书定价,将负担转嫁给消费者;三是间接导致图书品种总数的“野蛮生长”而单品种销量的日趋下降,出版业高质量发展进展缓慢。前两种情况在2020年疫情严重时表现尤为明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