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dgenerator.com

做什么兼职比较好

做什么兼职比较好-思进智能

经济观察报记者 任晓宁 北京报道

发一张工牌就能在朋友圈获得上百点赞的日子刚过去几个月,11月初,沫沫就收到来自朋友询问:最近没失业吧?

做什么兼职比较好-特宝生物

沫沫是字节跳动的员工,从10月底到11月,这家公司消息密集,已经传播到普通员工的亲友端。先是曝出商业化大裁员的消息,之后又曝出抖音增长停滞进入瓶颈期。员工工作方式也在这段时间调整,先是统一取消大小周,之后又传出启动1075工作制。

11月2日,字节跳动新任CEO梁汝波宣布,公司进行大调整。将所有业务并入新成立的6条业务线,他在全员邮件中提到,调整旨在应对业务变复杂以及团队规模变大的挑战。

今年,字节跳动多项业务遇到挫折。在线教育裁员,休闲游戏负责人离职并裁员,广告业务因为游戏和教育整顿受影响,商业化团队裁员。在抖音增长停滞的状态下,这家公司的新业务出师未捷。

做什么兼职比较好-特 力A

接近字节跳动商业化部门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裁员尚未结束,最终人数会在万人规模。裁员不仅在苏州、徐州等地方城市,北京商业化部门也有裁员,比如Ohayoo,被裁的就是北京员工。对此,特别是上述人士提及的裁员人数,字节跳动回应经济观察报称,除教育业务因“双减”政策规模化裁员外,其他业务属于正常调整,不存在大规模裁员。同时,记者对裁员人数多方求证,目前并未有确切数据。

梁汝波的内部邮件中,还提到周受资不再任职CFO。周受资曾担任小米CFO,一手推动了小米上市,今年3月,任职字节跳动CFO。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很明显,这意味着字节跳动近期上市无望。“公司想要上市的时候,就赶紧去找CFO,大家都是这么干的。CFO一旦变动,基本近3年就不太可能上了。”他认为,字节近期裁员、调整组织架构也与上市无望有关,不能上市,就要想办法盈利,收缩规模,节省成本了。

曾经如日中天,生机勃勃,被年轻人视为阿里、腾讯最大挑战者的“宇宙大厂”字节跳动,当下遇到了挑战。

游戏业务遭遇“黑天鹅”

沫沫收到亲友问询,是因为一条Ohayoo裁员消息。当时有员工在脉脉爆料说,整个部门20多个应届生都被裁了,朋友觉得很震惊,字节跳动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都开始裁应届生了?

截至发稿,脉脉上的爆料已经删掉,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对记者说,相关应届生已经优先安排转岗。

“去头条做游戏,就应该做好被裁的准备。”一位游戏公司研发人士向记者感慨,圈里人大多觉得字节游戏不靠谱。他之前有一个朋友被字节游戏2倍薪水吸引,入职后不到半年自动走人了。

做了3年的字节游戏,并没有诞生出爆款好作品。

字节游戏今年最出圈的《海贼王》手游,口碑一般,在玩法和人物造型上被玩家吐槽。上述游戏公司研发人士认为,“一般做产品的,想拿90分以上可能比较难,拿个60分及格分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海贼王》也就随便做了个40分就上线了。”他的朋友离职,是因为觉得字节做游戏的氛围不太够,“大家聚在一起,创作过程中反复考量的不是游戏好不好玩,讨论更多的是流量。”

另一位游戏四小龙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字节游戏内部,关于做自研游戏,还是投资收购现成的游戏公司,现在也有分歧。目前投资派占上风,今年3月,字节跳动40亿美金收购沐瞳科技,近期寄予厚望的重点游戏,就是沐瞳科技研发并发行的人气手游《无尽对决》。

字节跳动游戏团队主要分为休闲游戏平台Ohayoo,以及重度游戏部门朝夕光年。这次梁汝波调整架构,只提到了朝夕光年,没有提Ohayoo。

今年8月,Ohayoo大幅度调整,负责人徐培翔离职。10月,裁员消息爆出。不少游戏业内人士认为,Ohayoo主要是受政策影响。9月23日,游戏工委与会员单位发起了《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其中明确要求,“不得向用户强制推送游戏广告”,这对IAA休闲游戏平台带来影响。

速途网游戏事业部总经理王佩告诉记者,IAA休闲小游戏类似于视频买量的广告,这种游戏属于无付费的,通过广告方式做引流。目前,他在抖音和朋友圈时不时还会看到这种游戏广告,这种算不算强制推送,现在还没有定论。

Ohayoo成立于2019年,曾经是字节跳动的游戏之光,也被称为最好的休闲IAA游戏发行商,有9款游戏流水过亿,其中最高单款流水过6亿。Ohayoo上的休闲游戏主要通过视频激励广告变现,借助抖音日活6亿的流量池,Ohayoo成长飞快。

随着政策趋严,游戏版号收紧,对于休闲游戏平台而言,发行周期变长,不再是一门好生意。

字节现在游戏重心,在重度游戏。但能不能做成,也是未知数。上述游戏公司研发人士认为,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业务始终是个可抛弃的业务,能做出增长当然很好,做不起来也无伤大雅,“游戏对于字节的重要程度,和腾讯、快乐赚相比是不一样的。腾讯和快乐赚做游戏,即使遇到困难,也会坚持下去,字节放弃的可能性很大。”

当抖音开始变慢

与游戏相比,字节商业化团队裁员,让人更加意外。字节去年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其中广告收入1830亿元,商业化团队立下了汗马功劳。

字节跳动一家浙江广告商说,他临时收到消息,“宁波的分部已经没了,杭州关于投放的业务也要下放给代理了,全都不搞了。”

字节跳动商业化员工对裁员并不意外。一位已经离职的员工说,这个部门即使不裁员,人员流动性也非常强。商业化部门主要由销售、优化、设计组成。销售负责拉客户充钱投广告,涉及制作广告,优化负责投放广告把控细节,本身就是充斥大量人力的,每年商业化部门都要招很多人,再离职很多人。

上述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一轮商业化裁员涉及人数规模很大,郑州、温州、南京、成都、金华等城市都会受到影响。“字节短期内上市够呛,很功利地说,被裁员的这些人,其实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本地直营的任务是,以人海战术扩大规模效应,为上市做准备。现在,字节上市无望,裁员也成为必然。

此次裁员的商业化员工,主要负责抖音、今日头条等信息流广告。字节跳动商业化团队扩张始于2016年,之后几年,字节跳动年营收翻倍增长。上述字节跳动商业化离职员工称,商业化团队的运营模式是,大量铺人,快速商业化,当后期广告市场进入饱和期后,会面临人员赘余的问题。

当前字节跳动一个不利的现象是,抖音增长正在进入缓慢期。去年6月,抖音日活就曾达到6.5亿。今年11月1日,有报道称,截至今年9月,抖音系DAU增长至约6.4亿,这意味着,今年一年,抖音活跃用户数无增长。今年4月一份调研数据显示,字节跳动管理层希望2021年日活达到6.8亿,目前仍差4000万人。

张一鸣在字节跳动年会上提到,如果到2021年年末,抖音在消费、直播、社交上没有大的突破,则整体增长会严重放缓。

抖音是字节跳动王牌产品。2018年至2020年,抖音日活数分别是2.5亿、4亿和6亿,是增长最快的互联网产品。相比此前的超高速增长,抖音今年的增长接近停滞。

此外,今年受教育、金融、房地产、游戏政策影响,信息流广告的大客户们自身遭遇寒流,也缩减了投放力度。一位做信息流广告的代理商用“太惨了”,来形容今年的在线广告市场。这些广告,此前主要投放对象是字节跳动。根据QuestMobile《2021互联网广告市场半年大报告》,互联网广告收入中,抖音与今日头条排前两位,二季度收入占比超过45.7%,其次是微信朋友圈、快手、百度。最爱投广告的广告主中,第二名是游戏行业,第三名是教育行业。

“在线教育和教育、地产这些行业广告预算流动,对在线广告会产生影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广告学系副主任王水告诉记者,当前数据法规政策的出台,也在产生影响。不过目前还没有数据统计,具体影响有多大并不明朗。

今年4月,字节跳动预期教育行业广告收入250亿元。之前,猿辅导、高途等在线教育公司每季度都要在字节跳动投至少8-10亿元,第二梯队教育公司每季度投放6-8亿,第三梯队每季度投放4-5亿,此后,这些收入都将消失。

为什么是字节跳动

在字节跳动近期消息的热搜下,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腾讯和阿里没有大裁员的消息?为什么开始大调整的,是字节跳动?

在一家500强企业担任人力总监的知乎职场优秀答主索小姐告诉记者,字节跳动裁员以及调整并不意外。她在去年春节前后,和字节有几次招聘方面的合作,当时字节的招聘旗号是:英雄不问出处,什么背景的都欢迎加入。“从去年逆市扩招,其实就可以预见今天的结局。”

互联网公司中,字节跳动扩张最猛。去年至今,从6万人扩张到11万人,增加员工数量5万人。在校招员工方面,字节跳动去年校招超过1.2万人,覆盖字节跳动10多项产品和业务。去年年底,字节跳动又宣布扩招消息,当时提到年底前要再招1万人。

扩招过程中,为了吸引人才,互联网大厂放宽招聘条件,加大工资补贴力度,甚至不惜薪酬倒挂来抢应届生。当时字节跳动在抢人大战中占据上风,与腾讯、阿里等传统大厂相比,字节跳动薪资最高,索小姐一度也很心动,劝做房地产的朋友转行互联网。

风光过后,今年互联网行业迎来整顿期。当行业下滑时,更考验公司的过冬能力。

虽然过去几年成长性势如破竹,被视为腾讯、阿里挑战者,但张毅认为,与这两个成立时间超过20年的大巨头相比,字节跳动的产品根基并不足够稳固。

“阿里的淘宝天猫、蚂蚁金服都还是很牛的,这两个产品已经渗透到老百姓的基础生活中。腾讯的微信、QQ社交软件,加上支付业务,以及投资能力,也建立了牢固的阵地。字节跳动目前仍然依赖抖音和头条,这两个产品更多是娱乐属性,用户时间长了就容易厌倦。”

收入规模上,字节跳动对比阿里、腾讯也有不小的差距。字节跳动目前仍在亏损中,今年6月,梁汝波透露,字节跳动公司2020年经营亏损147亿元,相比之下,腾讯2020年净利润1227.42亿元,阿里巴巴2020年净利润1404亿元。收入方面,字节跳动2020年营收2366亿元,腾讯营收4820.64亿元,阿里巴巴营收5097亿元。

与字节跳动同期成长的同为TMD的美团,也已经盈利。美团员工数量6.9万,不及字节跳动员工多。其他小巨头中,拼多多员工始终保持在不到1万人,业务扩张也相对谨慎。

接棒张一鸣后,梁汝波对字节跳动进行大调整。无论是收拢业务线,还是裁员,张毅认为,都是整体收缩的表现。对于一家公司,这其实不是坏事,“按照字节目前的营收和成本,收缩战线,减少不必要开支,理论上可以做到很好的利润。这家企业前面走的太顺了,胆子大,花钱花的厉害。之后可能不能继续乱扩张了,以前是一群小兵到处冲,现在需要带头大哥了。”

最近几年,字节做了游戏、教育、2B、电商、房产、社交、搜索、金融,其中除了抖音电商今年高速成长外,其余都没有大动静。相反,教育、金融都退到舞台的边缘,游戏也被外界持续看衰。

收缩之后,也有弊端。收缩成本做利润,创新会受到挑战。之后再上市时,如果没有诞生下一个抖音,外界可能会对字节跳动的评价,下一个台阶。张毅根据以往互联网公司成长经历判断说,“士气是靠一个一个胜仗鼓舞起来的。过去5年,大量腾讯、百度、阿里员工愿意跳槽去字节,是因为字节在战斗中获得持续胜利。按现在情况,再创辉煌还是很难的。”

目前字节跳动最大的看点是海外。梁汝波内部信提到,TikTok将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王佩告诉记者,字节游戏也在重点发力海外,正在与国内做重度游戏的公司合作,借助TikTok渠道海外发行。

“2019年以及2020年,无论PK百度、腾讯或是阿里,主动权都在抖音这里。那几年,字节赚钱赚的太容易了,也容易浮躁。”张毅认为,现在的字节跳动,走下“神坛”之后做调整,也为时不晚,毕竟,调整之后打造更牢固的基础,才能走向长久。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任晓宁经济观察报记者

TMT新闻部资深记者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微信号:tangtangxiaomo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