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dgenerator.com

什么理财挣钱

什么理财挣钱-富吉瑞

在业绩20强基金的十大股票持仓上,新能源白马龙头似乎被“嫌弃”了。

什么理财挣钱-铜峰电子

宁德时代为业内公认的优秀公司,并成为新能源第一大市值公司,但在业绩20强基金的十大股票持仓上,这只巨头的排名与权重,显然低于它的市值排名和影响力。多位明星基金经理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均强调,新能源赛道的中小市值品种给基金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也几乎是最大的一块。

顶流基金经理、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基金经理杨锐文认为,处于早中期阶段的二线品种业务和组织架构简单高效,更具吸引力,而白马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往往存在大公司病,“每个昔日巨头在股价顶部都是完美的逻辑以及充斥着各种赞歌,然而,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完美,必然有自身的风险与问题。”

新能源赛道机会谁大谁小?

什么理财挣钱-迪威迅

12月13日,公募基金重仓股宁德时代出现9笔大宗交易,合计成交8.669亿元。其中,单笔5亿元是折价成交,成交价格575.96元/股,而宁德时代最新收盘价658.36元/股,折价近13%。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13日,宁德时代今年以来股价涨幅约87.49%,同期中证新能源指数的涨幅为60%。

中证新能源指数与宁德时代的涨幅对比意味着,今年的A股新能源赛道中拥有一批涨幅表现更牛的股票,实际上许多基金经理的核心持仓中,在新能源赛道上的核心品种往往是中小市值品种。

“我们在新能源赛道上获利较多的主要是一些灰马股,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白马龙头。”明星基金经理、平安策略先锋基金经理神爱前告诉券商中国记者,灰马股事实上也拥有不错的基本面,但此类品种具有市场关注度低、研究程度较弱的特点,也使得此类二线品种一旦被市场发现价值,它的股价空间可能更大。

事实上,年内业绩20强的基金经理在十大股票的持仓上,涉及新能源赛道的几乎清一色指向了二线中盘市值。作为新能源赛道第一大市值龙头,反而在业绩20强基金中的持仓地位上存在感较弱。

以业绩暂列冠军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基金为例,截至第三季度末的数据,宁德时代为该基金的第七大重仓股。在业绩暂列第四的长城行业轮动基金上,宁德时代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为第四大重仓股。在暂列第五的金鹰民族新兴基金上,宁德时代截至第三季度末为该基金的第五大重仓股。

显然,上述基金在新能源赛道上的第一大重仓股都另有其人。而在暂列第三、第六的宝盈优势产业基金、大成国企改革基金的持仓上,宁德时代甚至未能进入两只基金的十大股票持仓。

暂列年度业绩冠军的前海开源基金经理崔宸龙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也坦言,他在新能源赛道上的持仓中,持有较多的中小市值或二线品种,并且这些品种在回报上甚至超过传统意义上的一线白马。

上述基金经理认为,市值能代表一个公司是否优秀,因为有些公司它本身就是初创公司,它初期市值很小,但如果从研究角度发现它的价值趋势,具有变大的可能,它就值得买进。或者说,曾经犯过错的上市公司,也应该纳入关注范围。很多公司产能延期了或者产品的开发延期,有时给资本市场低于预期的印象,出现股价的波动,对这些公司而言,应该在持仓上更宽容一点。

结构性投资暗指二线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宁德时代截至目前的市值规模已达1.5万亿元,而它所在的新能源赛道行情,火爆行情持续已久,在2021年A股行情行将结束之际,关于估值行情持续多久的讨论也随着展开。

诺德基金基金经理曾文宏表示,A股市场未来大概率呈现结构性行情。但由于高景气的电动车、新能源赛道的基数相对较高,市场预期也非常充分,所以即使业绩依然优秀,但单纯拔估值的行情可能会结束。

平安策略先锋基金经理神爱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新能源车大趋势没有问题,当前全球渗透率仅10个点左右,近期处于偏低状态,但明年投资可能不容易做。首先,新能源车明年的很多环节供需最紧张的阶段已经过去,明年一些环节的产能不断出来,供需竞争格局可能会逐步处于恶化的趋势。其次,随着大趋势不断利润增长,市场对明年估值反应已经比较充分,如果明年初短时间再出现明显上涨,节奏太快了,可能需要切换到后年的估值。

新能源赛道明年机会可能呈现结构性,还只是基金经理倾向于中小市值、二线品种的一个逻辑。

顶流基金经理解析白马龙头投资痛点

在雪球举办的雪球财富私享会上,顶流基金经理、景顺长城股票投资部副总监杨锐文,花了较长时间阐述了他对处于早中期阶段的中小市值品种的厚爱。值得一提的是,这位顶流基金经理恰恰管理着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基金。

显然,买进中小市值公司的过程充满着质疑与不解。杨锐文说“有些人在质疑你为啥买垃圾股?有些人质疑你为啥在盐碱地里种庄稼,为啥不在有鱼的地方打鱼?”他认为,投资早中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只有自己孤独前行,甚至内部都有各种质疑声,有时候只能默默顶住所有压力。

关于此类股票,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基金经理杨锐文指出,早中期成长股一般处于未成熟的阶段,它就像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少年,市场对对它的认识是相对朦胧的,也有各式各样的偏见。一般情况下,早中期的成长股,它很难有很明显的护城河。人在这个阶段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更需要对产业和企业的全方面了解。投资早中期成长股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很少卖方覆盖和研究,更多需要自己倾注精力研究。

大市值白马龙头公司一向被市场是透明且容易研究的公司,且具有完美的逻辑和护城河,杨锐文对此并不认同。

他分析认为,了解白马股的表面是容易的,因为市场会有很多前期研究,市场会形成固有的共识,但是,真正深入了解却是非常难。至于竞争壁垒与护城河等要素,都有很多人总结分析过的,市场很多的研究都是为了论证这些的研究。但是,实际情况真是如此吗?可能内部人都不一定这么看。每个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可避免有大公司病,都会有各种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在产业变革或者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之时,内部往往是最主要的阻碍力量,然而,并不是所有管理层有足够的能力和魄力驱使企业变道和改革,有时候并不是他本身有没意愿改变,而是他本身面对变化无可奈何。

“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每个昔日巨头在股价顶部都是完美的逻辑以及充斥着各种赞歌,然而,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完美,必然有自身的风险与问题。”杨锐文在雪球论坛上表示,企业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企业高层也不一定能清晰看到风险与问题所在,这样,难以锁定与丈量风险就给投资带来各种不确定性。

这位顶流基金经理表示,很多人会认为投资企业的早中期的风险高,实际也不然。正因为企业的早中期阶段的业务链条相对简短,且组织架构相对简单,创始人或核心管理层通常是一言九鼎,因此,企业的风险都是相对可预知和甄别的,正因为容易判断企业的问题所在,长期跟踪和研究一般能提早识别并观测风险。

责编:战术恒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