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dgenerator.com

网路快速赚钱

网路快速赚钱-航天动力

汪潮涌(本名汪超涌)到底去哪了?

12月16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平安国际金融中心的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中利”,833858.OC),记者看到,公司已经挂起圣诞灯饰,一派节日气氛。

“目前公司业务一切正常,我们也在核实相关信息。”信中利一位在现场的管理层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不便透露太多信息,一切以公告为准。

网路快速赚钱-华帝股份

在被报道失联之后,又有一份“拘留通知书”传出。针对今日网传信中利实控人汪潮涌已于11月30日被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拘留一事,记者未能从通知书落款单位朝阳警方核实,不过有其他警方人士对记者表示“应该是真的”。

而第一财经记者从另一位知情人士处确认,警方于上月到访过平安国际金融中心,并前往23层信中利的办公地。

12月16日这一天,各界都在寻找“汪潮涌”。而信中利公司花了一天的时间,也没能联系上汪潮涌他本人和他的家属。信中利16日晚间公告称,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先生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潮涌先生相关的有效信息”。

网路快速赚钱-神州细胞-U

摄/第一财经记者 徐宇

几无腾挪余地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债务雪崩也不是。

昨日晚间媒体报道“汪潮涌失联”消息后,第一财经记者尝试联系汪潮涌本人,截至目前未获回应。其最近一条朋友圈停留在11月29日晚上21点15分。

信中利16日早间宣布,停牌核查媒体报道的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即汪潮涌)失联消息,“相关情况尚待确认”,股票将停牌至12月29日。公司昨日股价收于0.45元/股。

16日晚间,公司再发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的等机关发出的正式通知或协助调查的要求”,“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正常运行,除汪潮涌先生外,管理层和各部门员工均正常履职”。

汪潮涌是投资界名人,有着靓丽的个人履历,贴满各种“高大上”的标签,面对公众也十分注意维护个人和公司形象。

不过,近几年来,伴随巨额债务一个又一个到期,法院传票一张接一张送来,汪潮涌和信中利就再也“兜不住”了。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含6只正在清算的基金),累计认缴规模为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为112.01亿元。

信中利2015年10月挂牌新三板,但信中利的目标从来都不止于新三板。2016年6月信中利高杠杆收购深圳惠程(即惠程科技,002168.SZ),并成为其控股股东,谋求“曲线上市”。不过,当时股权投资机构变相借壳上市遭遇监管严查,证监会在同年9月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信中利借壳上市计划落空。

2018年底信中利启动新三板摘牌计划,并于2019年9月正式提出终止挂牌申请。但“因未完善异议股东保护措施”,不符合终止挂牌条件,未获全国股转公司同意,未能如愿摘牌。

在2020年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之后,信中利对A股上市再燃希望,并表示“将继续联合业内其他头部机构向监管部门献言献策,力争在创业投资机构登陆资本市场方面取得突破进展”。

然而,事与愿违,近几年来信中利一路“下坡”。信中利2020年年报被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质疑主要围绕惠程科技。

审计机构对“大额预付款项长期未予结算”提出质疑,认为惠程科技子公司向上海智趣广告等连续支付大笔资金,截至2020年末预付款项余额达到3.15亿,如此大额预付款却长期未予结算,无法解释。针对应付游戏分成款、商誉减值以及收购交易的真实性等,审计机构也都提出明确质疑。

今年上半年,信中利亏损2.88亿,净利同比减少348%。同时,公司有息负债余额7.04亿,其中短期借款9216万,一年到期流动负债1.44亿。而货币资金余额仅有1.73亿。另外,公司其他应付款高达15.56亿,同比增加52.96%。

关于业绩下降,信中利解释称,由于惠程科技上半年游戏收入和电气收入双双下滑,收入同比下降69.93%,毛利下降76.53%。同时,由于公司管理基金陆续进入清算期,半年内也没有新基金成立,导致公司收取的基金管理费同比下降28.16%,毛利下降26.32%。

不过,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重庆绿发”)的5.41亿借款,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之后,今年7月底,信中利已经不再是惠程科技第一大股东,失去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

摄/第一财经记者 徐宇

“隐藏债务”连爆

与此相对应的,是信中利持续大举高成本融资。

12月6日,信中利在半年报问询回复中披露,公司目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3亿。

其中包括,长安保险销售公司要求信中利返还投资款1.15亿、中冀投资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作项目股权准让款6.84亿、武汉璟瑜多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1.55亿、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2.1亿、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1亿多元。

同时,公司还有超过15亿的非关联方往来款,其中有13.6亿为拆借资金,包括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拆借资金6.05亿,向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拆借资金4.94亿,向嘉兴祥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拆借资金1亿,还有其他资金拆借1.61亿。

外债高企的同时,信中利自有投资项目也在持续“贬值”。由于底层资产估值大幅下降,截至上半年,天津信中利泰信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公允价值变动为-2670.49万,北京信中利明信股权投资重心(有限合伙)公允价值变动为-7034.10万,合计变动-1.14亿。

据公司披露,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有息负债余额7.04亿,其中包括惠程科技对外负债5.57亿。在失去控制权之后,惠程科技的负债自行处理。剩余1.48亿负债,6个月内到期2350.70万,3年内到期1.24亿。截至目前,信中利已经偿还5557.82万。此外与债权人达成还款方案,2021年12月15日前偿还欠款3000万,剩余欠款2022年6月30日前偿还。

不过,信中利早已开始“借新还旧”。2021年11月初,公司向深圳市高新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借款2652万,偿还到期债务。

为了还债,信中利还尝试引入战略投资者,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拟处置呆滞资产。同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力争就部分债务达成豁免部分债务或延期支付的协议。另外,公司正在筹备设立新基金,积极拓展新的收入来源。

但是进入下半年,债务压力有增无减。信中利曾于2018年11月7日发行了3.4亿双创债,票面利率7.8%,第一期至2021年11月6日满3年。

11月16日,信中利又公告称收到应诉通知书,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已将信中利及汪超涌起诉到法院。要求信中利以5.19亿收购其持有的共青城信中利工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全部有限合伙份额。同时,为防止信中利没钱,粤财信托还要求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汪超涌),减持其持有的惠程科技股份来补足收购款。

摄/第一财经记者 徐宇

隐瞒债务、违规减持、利益输送

网传的汪潮涌被警方带走原因可能是“涉嫌职务侵占”。信中利16日称,公司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潮涌先生相关的有效信息”。关于是否被拘留,准确信息仍有待公司核查后向公众公告。

不过,据可查信息,汪潮涌及信中利此前已多次因涉嫌利益输送,将所管理企业股权挪作他用以及隐瞒债务、诉讼信息等,被采取监管措施。

今年4月,因信中利“股权管理公司未及时充分取得全体合伙人的同意,将所管理基金投资企业的股权用于融资增信”,北京证监局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

11月11日,青岛证监局对信中利二级子公司青岛信中利少海汇高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原因是,青岛证监局现场检查发现,公司存在“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违反基金合伙协议的约定,质押基金财产为关联方提供资金支持”等涉嫌违规行为。

在债务压力之下,拆东补西、借新还旧都已经没有太多空间。

今年9月,深圳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原因是信中利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作为惠程科技控股股东期间,违规减持,存在持股比例每变动5%时未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停止交易,未按规定预先披露减持计划, 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比例超过1%等行为。

不仅是违规减持,为了延缓危机爆发的时点,汪潮涌及信中利不惜冒着违法信息披露法规的风险,一再隐瞒债务及诉讼信息。

5月21日,北京证监局对信中利出具警示函,原因是公司没有及时披露控股子公司3月份就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的消息。该诉讼涉诉资产包括股东李亦非持有的公司股权、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及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惠程科技全部股权。

9月6日,北京证监局对信中利出具警示函,原因是“公司存在多笔重大诉讼、仲裁未及时披露的情形”,时间上从去年7月到今年10月,总共6个诉讼事项,涉及总金额超过13亿。其中最大的一笔为2021年1月5日一笔金额6.84亿的合同纠纷。

9月8日,深交所再对信中利及汪潮涌等通报批评,原因是公司隐瞒了1月份与中冀投资涉及金额6.84亿元的诉讼事项。

10月21日,全国股转系统公司也对信中利及汪潮涌等出具了警示函。一个原因是中冀投资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作项目股权准让款6.84亿,信中利1月14日就收到应诉通知,6月21日才进行补充披露,此前没有信披。该笔涉案金额占到公司净资产的44%以上。

信中利隐瞒的诉讼事项不只此一个。公司3月10日就收了重庆绿发起诉子公司要求偿还到期借款本息的应诉通知书,但到5月21日才补充披露。该案涉及金额5.43亿,占到公司净资产35%以上。

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汪潮涌持有公司股份于2021年2月25日被司法再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30.11%,也没有及时披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